Sunday, June 12, 2005

不安

幾年來一直鎮壓著的暴亂
這陣子好像起了暗湧
我當然希望自己能將之化解
像往常一樣
將暴亂化為身體的一部份--
是拒人千里的保護牆?
還是像卡介苗一樣能使我遠離病菌?
當然我永遠向好處想


***

今天給壞人入侵了我的領土
唉...打了卡介苗又如何
連自己的樂器都保衛不了...


看來得練習一下生氣的表情
又或把淚腺麻醉一下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:

Create a Link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