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15, 2005

宋代F/W

如果食慾和色慾是人類免不了的本性
那一直跟寂寞對抗著的我算不算在違抗天命?
(兩種慾望都是源於身體器官得不到滿足所致, 而寂寞卻是人類打從離開罪母體一刻一直承受著的不安感)
由2002年的冬天走到2005年的Fall Winter
我一直對自己說
過得了這個冬天
耐得住寂寞
也就安全了
不再怕什麼了
的確
與強風及低溫抗戰幾年後
真的一年比一年強壯了
就算真的病倒了
一件厚毛衣
一顆藥丸
總勝過十個擁抱吧!

忽然閃起南宋女詞人李清照的《聲聲慢》
「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悽悽慘慘戚戚」
那種由外而內的失落孤寂悽清
完全難以想像
也是現代人所無法承受的...(就是太多退化了的現代人總不能面對失敗與寂寞...)
現在排解寂寞消磨時間的玩意兒多的是
但我最嚮往的還是
吟詩作句把酒問清天的那種詩人的不覊
唉...."不覊"....現代的演繹竟然是年輕得碰著誰的霆鋒和誰明浪子心的王傑...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:

Create a Link

<< Home